<cite id="3tbrv"></cite>

          <pre id="3tbrv"><track id="3tbrv"></track></pre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3tbrv"><dfn id="3tbrv"><th id="3tbrv"></th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3tbrv"><progress id="3tbrv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3tbrv"><progress id="3tbrv"></progress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歡迎來到杭州山友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官網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資訊New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ome新聞資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先提出醫生手術之前要洗手的那個人被保安打死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05-1014629430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道光年間,維也納醫院有個產科醫生。醫生名叫塞麥爾維斯(Ignaz Philipp Semmelweis)。這名字有點拗口,原因呢或許是因為這老兄是匈牙利人。為了順口,咱這里就叫他塞醫生好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塞醫生的地位跟琴納或是弗萊明這些一等一的大牛不能比,但有件事讓我覺得他應該在醫學史上占有一席之地:他在地球人還不知道細菌可以引起疾病的時候,就猜測到產褥熱是因為接生人員的器械或是雙手不干凈導致的,所以他畢生呼吁接生人員術前必須用消毒液洗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謂產褥熱是細菌致病學說出現之前的一個籠統名稱。因為那時不知道「細菌感染」,就只看到許多產婦生孩子之后會發燒。一旦發生這種事,死亡率可以高達 38%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1444890978_small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我們知道,當年叫做產褥熱的那些疾病,其實是婦女生產期間發生的生殖道感染和它引發的其他感染,包括血液感染(敗血癥)。在歐洲,19 世紀以前,除了瘟疫這種特殊情況之外,「日常疾病」里,產褥熱是婦女的第二大殺手,僅次于第一殺手肺結核。(亞、非洲缺乏歷史數據。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那時沒人知道細菌能引起疾病,塞醫生當初能猜到產褥熱是由骯臟的物事導致,靠的不是顯微鏡或是試劑分析,而是縝密的觀察和分析能力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起因于一個奇怪的不對稱現象。塞醫生所在的那個維也納醫院有兩個產科診室。其中的第一診室,產褥熱發生率是 16%。而第二診室只有 2%。第一診室產婦死亡率高,這不是什么秘密。維也納的老百姓都知道這個,所以產婦們是拼死拼活(確實事關死活)的要躲開第一診室,想辦法住進第二診室。塞醫生自己就遇到很多產婦跪下來求他給安排到第二診室去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塞醫生是個心地善良自律甚嚴的人。他不能違反醫院規定隨便把產婦安置到第二診室去(醫院規定兩個診室輪流接受產婦,隔日一換),但他也知道第一診室確實死亡率遠遠高于第二診室,所以產婦們對第一診室的恐懼不是無理取鬧??墒亲鳛獒t生他卻不知道這么高的死亡率是怎么來的。為這個他覺得很揪心,覺得自己是一個不稱職的醫生。他在筆記里說:「第一診室的高死亡率讓我覺得很痛苦,我甚至覺得生活都沒有了意義。他下決心找出原因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醫院的角度看,這兩個診室,環境相似,設備相似,工作流程相似,可是為什么產褥熱發生率有如此懸殊的差別?他一個一個的對比各種因素,嘗試找出兩個診室不同的地方。他檢視過床位密度,空氣潔凈度,操作流程,甚至宗教儀式(那個時候的醫院還履行祈禱儀式,就類似我們這里 60 年代每天早上集體朗讀毛主席語錄)。這些都沒有區別。唯一能找到的區別是:第一病房是醫學生教學病房。就是說,這里有很多學醫的實習生來做接生。而第二病房是助產士教學病房,這里只培訓助產士。這就有點奇怪了。雖然兩個診室都有教學任務,但照常理說,醫學生學習科目更多,訓練要求更嚴格,所以水平應該更高。那么為什么醫學生處理的病人反而患上產褥熱的多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塞醫生苦思多日,找不出合理解釋。但是有一天,一件意外事故讓塞醫生忽然找到了一種解釋,一種能把醫學實習生和產褥熱發病率聯系在一起的解釋。塞醫生的一位朋友,也是產科醫生,在給一位死于產褥熱的婦女做尸體解剖的時候,不小心割破了手指頭,手指頭上的傷口接觸到了尸體上的液體。第二天他出現了跟產褥熱一樣的癥狀:高熱,耗竭癥狀(嚴重感染不能控制的時候,細菌毒性破壞機體組織,加上機體對抗病菌需要消耗大量能量,于是病人精神狀態和生理反應能力迅速耗竭),神志昏迷,最后死亡。尸體解剖也發現這位醫生的毒血癥表現跟產褥熱是一樣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塞醫生由此推論:產褥熱死亡的病人,尸體上必然有一種毒素。這種毒素遇血就能進入人的身體,造成產褥熱那樣的疾病。第一診室是培養醫學生的地方。這些醫學生的必修課程之一是每天早上到解剖室解剖尸體,分析死亡原因。做完解剖之后,他們就到第一診室實習接生。于是他們身上的毒素就帶給了他們經手接生的產婦。第二診室是培養助產士的地方。培養助產士不需要做尸體解剖,所以她們從來不會接觸病人尸體。這就是為什么第一診室會有這么高的產褥熱發生率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可能說:扯。醫生接生之前都要洗手,要消毒。即便實習生先接觸了尸體,又怎么可能把解剖室的毒素帶進產房?您說的是現在的事。別忘了咱說的是道光年間(1849 年)的事。那時候哪兒的醫生都不洗手。那時候的外科醫生不穿白大褂,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齊胸圍裙,圍裙常年不洗,上面滿是結痂的血塊,可能還有一些肉塊和骨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塞醫生確定自己找到了原因:產褥熱肯定是一種我們肉眼看不見的毒素導致。這種毒素可以經由物件傳染,比如通過接觸過尸體的器械,或是醫生的手。這種毒素只要接觸到人身上出血的地方,就能夠感染人。在產婦是通過產道,而在那個死去的醫生,就是通過他手指頭上的傷口。塞醫生不知道這種傳播產褥熱的「毒素」具體是什么,但是顯然這東西通過尸體傳播,所以他把這東西叫做「尸質」(cadaverous particles)。于是他給自己所在的產科制定了一個新規定:所有醫生,在給產婦接生之前,尤其是做了尸體解剖之后,必須用消毒液(次氯酸鈣,俗稱漂白粉)仔細洗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塞醫生主張用次氯酸鈣溶液洗手,有一點歪打正著。他本來并不知道這種毒素的實質是什么,所以也不確定用什么方法能控制這種毒素的傳播。但是當時解剖室已經知道用次氯酸鈣溶液清洗解剖之后的手術臺,因為那能有效的洗掉尸體膿液的異味。塞醫生推想:既然這種溶液能有效清洗膿液異味,或許也能殺死尸體上面的毒素。雖然想法來自猜測,效果卻證實了他的猜測是準確的:自從要求接觸過尸體的人員用消毒液洗手之后,第一病房的產褥熱死亡率從 16% 下降到不足 3%。雖然這個洗手措施在他自己的病房展示了無可置疑的效果,但是當他把這個觀察結果寫成文章發表之后,卻遭到整個醫學界的狂轟濫炸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,因為不知道微生物和疾病的關系,歐洲的病理學是一種很有人情味的理論。他們認為,每個人的疾病都不一樣,都跟這個人自己獨特的體質有關,所以診斷和治療都應該根據這個人的特異體質來進行(一些中醫愛好者可能可以在這里找到共鳴)。而塞醫生的這種說法就意味著,產褥熱不是每個人都不一樣的病,而是說所有的人,不管她是誰,甚至不管這是個「她」還是個「他」,只要是患產褥熱,或是跟產褥熱表現一樣的疾病,比如說他那位醫生朋友的發熱疾病,那么所有這些疾病都是由同一種毒素導致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維也納醫學界的專家們覺得這是異端邪說?;奶?,太荒唐了。一種毒素就解釋了這么多人身上的???!前輩先賢怎么教導你的?人跟人是不一樣的!導致疾病的是瘴氣跟這個人的體質的相互作用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歷史好像一直在重復這種悲劇,就是對新知識新技術的抵制。到布魯諾這個級別的慘劇或許不是這么多,但程度不同本質相同的事件還是很多的。琴納的接種術曾經被倫敦專家們冷落。哈維的科學解剖知識也遭到蔑視,因為他的很多發現是跟一千多年前的醫學大師蓋倫的學說相抵觸的。特斯拉的交流電曾經被人們視為恐怖的邪靈力量(當然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愛迪生的卑劣宣傳手段)。這種事現在也還有。轉基因技術在歐洲,在非洲,在中國,仍被許多人視為惡魔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早在 1546 年,意大利的弗拉卡斯特羅就曾經猜想到某種在空氣里飄飛的「孢子」可能是導致傳染病流行的元兇。但是因為那時沒有顯微鏡,這種猜測無從證實,于是弗拉卡斯特羅就被人淡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00 年過去,塞醫生發現人們對于新觀念還是這么難于接受?;蛟S這些醫生名流們是為了自己的面子吧。承認醫生自己是導致疾病的根源,單單是這種想法就讓神圣尊貴的醫生們覺得厭惡。既然沒有「鐵證」證明自己是肇禍人,那就不能承認,就必須肯定這個塞麥爾維斯是在妖言惑眾。其實這事并不是沒有證據。塞醫生所在的第一診室實施洗手要求之后,產褥熱發病率的驟然下降就已經是足夠有力的證據。但是在科學研究體系還沒有完善的年代,人們還是信奉「眼見為實」。如果沒有親眼看到那些「毒素」是什么樣子,只有邏輯推導,人們認為那不足為憑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名流們拒絕相信塞醫生的結論。塞醫生被視為異端,遭到醫學界主流的批判和嘲諷。剛好這時候匈牙利人發起獨立運動,試圖從奧匈帝國里獨立出來。這場運動來得不是時候,讓塞醫生在維也納成為「讓人不放心的匈牙利人」。不受歡迎的疾病理論,加上不受歡迎的匈牙利人身份,使他在合同期滿之后得不到醫院的續簽。他試圖申請一個教學工作,第一次申請被拒絕,第二次申請,得到的是一個奇怪的職位,叫做「理論性」講師,而根據合同,這個「理論性」的意思就是他不得用真正的解剖室資源向學生做演示。他只能用橡皮模型來做教學工具,而且這個職位要等 18 個月才能上崗。他不想在維也納繼續呆下去。他離開了維也納,回到匈牙利。走得很匆忙,幾乎是不辭而別。當然這更讓維也納醫學界對他印象惡劣。他回到匈牙利,在布達佩斯特的一個小醫院找到一份產科工作,并且立即施行他的洗手制度,從而使這個科里的產褥熱發病率下降到幾乎是零(0.85%)。但是他只能在自己的科室里實施洗手制度。匈牙利的醫生們同樣不相信他的疾病由醫生之手傳染的異端邪說,所以都不采用他的洗手制度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那也就意味著在別的產科醫院,每天仍然有很多產婦死于產褥熱。塞醫生給各個醫學權威機構寫信,繼續呼吁洗手消毒的重要性。但是沒有人聽他的。甚至連他妻子也不相信他的理論。從 42 歲開始,塞醫生的精神狀態越來越不穩定,他開始出現激烈的言辭,指責醫學機構不負責任。接著,他的個人生活也開始有凌亂的表現,甚至常常無故離開家里。1865 年 7 月,塞醫生被家人和一個報社編輯以誘騙方法送進了精神病院。糟糕的是,那時候連感染性疾病的病因都沒發現,更別說精神疾病了。那時候的精神病院不折不扣就是個「瘋人院」,根本沒有什么真正能治療精神病的藥物或是療法。那時對精神病人的「治療」就是澆冷水,蓖麻油灌腸,加上強制約束。因為當時不知道鎮靜劑,對不服管束的病人,使用的是暴力制服,就是用棍棒毆打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史料記載的癥狀,塞醫生當時有精神病,這個應該是真的。所以,跟所有的精神病人一樣,他不認為自己有病。加上他是被誘騙入院的,所以他強烈抗拒,試圖離開。于是也就跟所有的不服管束的精神病人一樣,他遭到保安護士用棍棒毆打??梢钥隙ū0泊蛉擞玫墓靼羰菦]有用消毒液清洗的,被打傷之后塞醫生患上了敗血癥,入院第 14 天死亡。顯然這根棍棒曾經毆打過很多人,于是上面帶有各種病菌。當這根棍棒把塞醫生打得頭破血流的時候,病菌從傷口進入了他的血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塞醫生呼吁的消毒防病觀念被醫學界承認,消毒的做法就可能推廣到精神病院,那么那根棍棒或許就會做消毒處理,那么塞醫生或許也就不至于被細菌感染而死于敗血癥。當然,如果他的觀念被接受,他或許根本就不會有這場精神病,也就不會被送進精神病院。只可惜,這些都是「如果」。有人說塞醫生的精神病是因為他常年被歧視被冷遇,于是產生了創傷后癥狀群(PTSD)。這種說法多少有一點是出于對塞醫生的同情心吧。負面個人經歷的打擊能造成憂郁癥,能導致反應性精神病。但是癥狀嚴重到他那個程度的精神病,不會僅僅是負面個人經歷的作用。應該還有別的原因,比如基因潛在問題。但是那些逆境肯定對他的病有促發作用。其實,如果塞醫生能再堅持幾年,就能看到一個不同的醫學界了。幾年之后,因為科赫和巴士德的努力,醫學界認識到,疾病不是什么瘴氣和個人體質的相互作用。自然界存在著微生物,而微生物能讓人生病。這就是微生物致病學說。到這個時候,醫學界才終于承認塞醫生的洗手消毒確實是防止傳染病的正確措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點遲了,但總比知道錯了還不承認要好吧?;蛟S是為了補償當年對塞醫生的冷落,2008 年,奧地利政府專門為塞麥爾維斯發行了一枚紀念幣,50 歐元的金幣。塞醫生在世的時候活得憋屈,但總算后人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。如果塞醫生在天有靈,現在的心情應該舒暢一點了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海上柳葉刀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8成禁人视频免费_a级毛片免费真人_亚洲色欲色欲WWW941EE_日韩去日本高清在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3tbrv"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3tbrv"><track id="3tbrv"></track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3tbrv"><dfn id="3tbrv"><th id="3tbrv"></th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3tbrv"><progress id="3tbrv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3tbrv"><progress id="3tbrv"></progress></listing>